最近被林志炫唱紅的 周杰倫的 煙花易冷

讓我想到辛棄疾的 永遇樂

 

千古江山,英雄無覓、孫仲謀處。

舞榭歌臺,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

斜陽草樹,尋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

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贏得倉皇北顧。

四十三年,望中猶記、烽火揚州路。

可堪回首,佛貍祠下,一片神鴉社鼓。憑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一直很喜歡稼軒的文 不外乎他是中國文學千百年來少數豪情派詩人

中國人怕是個外冷內熱的民族 空有壯志凌雲之心 卻不善於表達自己

永遇樂〉一詞,即以「千古江山」一語開頭,境界闊大,在空間上,從京口北固亭到萬里中原,在時間上,從千古到眼前。

一共用了孫權、劉裕、宋文帝、北魏太武帝、趙國大將廉頗五個典故 還有典中之典夾雜了霍去病衛青擊敗匈奴,封山而還的典故。

劉裕起軍京口,兩度北伐,收復了黃河以南大片故土,其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之英雄氣概,不但令人景仰,同時還造成一種闊大的意境

下片寫出了宋文帝劉義隆(…元嘉草草)不能繼父親的功業,突然好大喜功,以致北伐慘敗,國事一厥不振。

霍去病追擊匈奴至狼居胥,封山而還,表示著原本將要北伐立功的卻看到北方追來的敵軍而倉皇失色。

而老辛舉廉頗的例子 怕也是在感嘆自己的不得志吧...

廉頗雖老,一樣具有雄心,辛棄疾亦以此表其身雖已老但其心志猶新,仍可報效國家投以忠誠。

詩人想那孫氏江山當年是多麼的威風 豪情的在赤壁邊上 有著一統天下的雄心大志

斑駁的城門 盤踞著老樹根 當年王謝堂前燕 早已飛入尋常百姓家

世代變遷 人事易分 世家大族沒落 繁華的楊州放眼蒼涼,胡馬去後,烽火連天

讀稼軒詞,我們可清楚感受到其詞之中,多有用典構成整闕詞的氣勢意境。其中〈永遇樂〉一詞,便是大量的使用許多典故來舖成

典故中的人物均為歷史上的英雄,透過了對人物的褒貶,反映出收復中原的雄心大志

使用了闊大的自然景象以及自身的浩大異象共同構成了詞作的雄放之美,倘若不使用這些典故,則難以將自身複雜交錯的情感抱襟表達出來,亦不可能呈現如此雄放悲涼

讓後來的我們 能和他一同體會時代的悲辛和無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承茵。 的頭像
承茵。

承の花園,陽光芬芳

承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